少让群众跑冤枉路 奇葩证明何妨温顺一怼

“今后,请贵校勿让群众多跑冤枉路!”

近日,温州苍南警方的温顺一怼,道出了不少奔波办事者的心声。本来,明明户口簿就能证明的内容,湖南一所大学却几番要求学生到原籍地苍南开具证明。学生的母亲说自己专程从湖南赶回,来回路费就要2000多元,“没证明的话学校又不肯”。

为此,当地民警特地附赠了一份“温馨提醒”,提示校方别再要求出具奇葩证明,并写下了上面那句掷地有声的“劝告”。在全国全面清算各类奇葩证明的大背景下,一些处所不想变、不愿变的问题,既是放管服改造的痛点,也是群众办事的难点。

2018年,国务院办公厅宣布了《关于做好证明事项清算工作的通知》,强调要从根本上革除“奇葩”证明、循环证明、反复证明繁殖的土壤。这一政策的目标,就是力图使群众少跑腿、多办事,降低不必要的行政性成本。

此后,不少处所推出创新举动,比如,买通层层叠叠的信息壁垒和地区藩篱,通过信息共享减少反复性证明,应用“互联网+政务”,减少面对面审批流程等。这些尝试晋升了行政效力,优化了群众的办事体验。

可是,一些处所在锐意创新,另一些处所则无动于衷,延续着滞后和僵化的“过时”要求。正如苍南警方所援引的内容,公安部等12部门早在2016年就出台了相干意见,明确无需公安派出所出具证明的9类事项。

如果说其他要求尚需安稳过渡,须要较长时光的体系搭建和平台共享能力完成,那么这一规定在实质上是一种减负,无需技术投入即可落实。可是,4年过去了,涉事高校竟然还会沿袭给人添麻烦的老规则,其反映速度简直堪比《疯狂动物城》里的办事员树獭。可见,这背后不是“不能为”的问题,而是“不想为”的痼疾。

面对这些情势主义和懒政行动,警方出面霸气回怼究竟只是少数现象。更多情形下,大众只能为相干部门的不作为埋单,蒙受着有关工作人员的推诿塞责。

对于这种权责关系的错位,还要通过更明晰的制度部署加以校订。比如,目前许多规定都是“无需”“尽可能”等较为软性的要求,这在赋予职能部门机动性的同时,有时也成为疏于转变的借口。因此,在清算证明事项的进程中,还要进一步明确惩罚措施和鼓励机制,对于不同类别的清算工作加以时光限制,让好政策尽快落地,而不是无穷拖延下去。

与此同时,清算奇葩证明的核心目标是让人们办好事,因此大众的相干权力应当得到法律保障,他们的办事体验也应纳入相干考察系统之中。一旦办事人员提出了不合理的证明要求,人们第一反映不应是被迫辗转于各个部门之间,而是能够通过畅通的投诉渠道声明自己的权力,从而倒逼相干部门积极履责。

当然,在未来智慧型政府的搭建下,尽量通过在线服务轻松办理,对于各类改造要求及时更新升级,也能减少人为因素所造成的麻烦与滞后。

面对奇葩证明,警方的温顺一怼,既是对学生权力的重申,也是对相干高校的督匆匆。而要真正唤醒相干部门的责任意识,还是要靠明确的奖惩与投诉机制。

任冠青

(责任编纂 :傅云鹏)